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贵阳女

作者: 人文教育  发布:2019-10-04

  原标题:“高空挑战第一人”坠亡,玩“极限”不是玩命

  央广网北京12月9日消息(记者杨博宇)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近日自称“国内高空挑战第一人”的吴咏宁失手坠楼事件引发舆论关注。根据长沙警方通报,11月8日下午,26岁的吴咏宁在一场攀爬活动中,失手坠楼身亡。坠亡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开始关注这个习惯自称“爬楼党”的群体,而吴咏宁此前的危险视频也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人们在表示惋惜的同时,也引发了对于网络直播平台中类似危险视频的关注。此类视频的传播是否会起到不良的示范效应?搏命视频的出现究竟该如何监管?

  原标题:贵阳女环卫将银杏落叶扫成心形引市民拍照,市委书记为她点赞

  正常的极限运动是一种时尚运动,需要经过特殊训练。

  今年初,吴咏宁开始在视频软件上发布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赢得大量网友打赏和点赞。自此,吴咏宁便开始经常在多个视频直播平台上传高空挑战视频,粉丝众多。而他所上传的视频,更是高度一次比一次高,动作难度一次比一次大,挑战也越来越频繁。

  冬日已临,天气虽冷,不过,贵阳人的朋友圈却是暖意浓浓。近日,贵州贵阳筑城广场的保洁阿姨何桂先无意中将银杏树叶扫成“桃心”,100余名市民争相拍照,有些市民还在“桃心”处翩翩起舞(本报12月7日曾作报道)。

图片 1▲图片来自吴永宁生前微博@极限-咏宁

  他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内第一不敢说,但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因为我每天都在爬,我是在玩儿命。”

图片 2何桂先接受媒体采访。

  12月8日,自称中国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的吴永宁,在长沙一次极限挑战中失手坠亡。

  吴咏宁说:“没有规定的动作,我自己想做什么动作就可以做什么动作。”“玩儿这个心理素质一定要好,要很细心地去玩。所以没有保护的情况下还是很安全的。有把握的我会去做,没把握的我就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你去做肯定是很危险的。”

  何桂先的“艺术细胞”温暖了贵阳的寒冬,被网友分享到朋友圈后,瞬间刷屏。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李再勇在网络上看到这则消息后,在微信工作群中当即@城管局长,要好好为这个环卫工人点赞。

  吴永宁从2017年2月起,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这些视频十分危险,比如在高楼边缘玩平衡车、扒着楼顶做引体向上……

  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从2016年开始尝试爬楼,因为爬楼与吴咏宁相识。“因为以前一直练跑酷、街舞,运动底子还算可以,看国外有些视频就去尝试。(与吴咏宁)认识,跟平常聊天一样说有空一起玩,就这种感觉。”

  12月7日21时30分,贵阳市城管局局长陈德勇带领局机关和环卫保洁公司相关人员,找到近日走红朋友圈的环卫工人何桂先,及时转达了书记、市长的赞美和问候,对何桂先及广大环卫工人的辛勤付出和造美之举表示感谢和赞扬,并要求环卫部门和企业积极关心环卫工人的冷暖,为他们工作生活创造良好条件。

  据悉,悲剧发生前,吴永宁刚刚确定了婚期,女友在事故发生前曾一直试图劝阻他停止玩极限运动,甚至于他的“同行”也因他玩得“太过”而劝过他,但吴永宁不为所动,他表示过,什么时候“残疾了、动不了了、死了”,就不玩了。

  巴克说,国内玩高空极限挑战的人并不多,一般都是拍照,做动作的很少,像吴咏宁这样危险的屈指可数。“爬楼在楼顶做动作的挺少,摄影的多一些,一般要拍一点城市风光,这不属于极限运动,在中国像吴咏宁这样整天爬的基本没几个。很多人是平时想去爬,或偶尔来兴致了爬一下。绝大多数是正儿八经练这个的,可能会花更多时间在训练上,至于上去完成什么动作是在很长时间的训练之后去干的,很多训练平时都是在平地或者室内完成。”

  何桂先说,对自己走红朋友圈的事毫不知情,“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我就和同事随手把落叶扫成爱心,没想到市民们非常喜欢,都陆陆续续过来拍照,直到下午4点过没什么人拍照了我们才扫走。”

  近年来,随着网络飞速发展,一些危险的运动越来越呈扩散姿态。不久前,有四名小伙子就发布过徒手爬上江苏第一高楼紫峰大厦“针”状塔顶的视频;天津的极限运动圈子内的一篇题为《天津爬楼攻略》,也被热传。

  吴咏宁出事后,巴克曾对媒体表示,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巴克告诉记者,网络视频可能会起到一定作用,但更多的可能与每个人的不同心态有关。“因人而异,网络视频可能起到一定的作用,可能没有网络视频,旁人的吹捧也可能造成这种事。圈子内其实总体而言还是量力而行,不要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我觉得对我心态影响不大,我做的所有动作都是我控制范围内的,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筑城广场是贵阳的一扇窗户,除了做好每天的保洁工作外,我们也要让市民感受到城市的温度,这样也能给我们的工作增添一点乐趣。”何桂先表示。

  极限运动最早火在国外,但极限运动这个概念在我国有些泛化。诚如专家所说,吴永宁的行为不属于协会界定的极限运动范畴,“正常的极限运动是一种时尚运动,强调娱乐和文化元素,需要经过特殊训练,在特殊场地有组织、有保障地进行。”

  在某视频网站上,吴咏宁的账户名为“极限-咏宁”,粉丝多达99万。他的个人标签写着“国内无任何保护,极限挑战第一人,挑战世界高楼大厦。”在该平台上,他此前上传的视频多达300个,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他在挑战不同的高层建筑时拍摄的视频。其中不乏翻滚、俯卧撑、跳跃、快步行走等旁人看来极其危险的动作。而他在这一平台上最后的一次直播,时间也停留在了今年的10月22日。

图片 3两位市民在拍照。

图片 4▲图片来自吴永宁生前微博@极限-咏宁

  对于类似内容的视频和直播,网络平台是否会有相应的限制规定?记者咨询某直播平台客服,客服回应表示:“如果是攀爬我国禁止攀爬的危楼,你可以在我们的客服页面去反馈,您联系客服去咨询我们的直播管理,我可以给您记录下来,并且提交给我们专门人员进行审核。”

  何阿姨今年54岁,已经做了4年的环卫工作,她说,看着城市在自己手中逐渐干净、逐渐有魅力,是一件特别自豪的事。

  而且,这类极为小众化、个人化的运动,在国外也并非完全“自由”,比如法国著名的“蜘蛛人”罗伯特,就多次因未经许可攀爬摩天大楼被罚款。

  在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看来,对于此类视频,虽然在法律上目前没有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网络直播平台的传播可能会造成不良示范效应。“本身的危险系数非常高,而且还在这样的直播平台上,加上主播有一定的影响力,粉丝数比较多,他的行为可能会有一定的不良示范效应。直播平台没有起到提醒的义务,一旦有其他的粉丝去模仿主播从事类似行为,造成人身伤害,这种情况可以追究平台的法律责任,至少平台有一部分的责任。”

  贵阳市城管局党委书记、局长陈德勇说:“感谢我们环卫工人的辛勤付出,他们为林城增了光,为贵阳添了美,广大市民都应该更加爱护城市形象,让这座城市外有颜值、内有温度,让大家不仅记住这座城市的‘爽’,还有这座城市的‘暖’!”

  可在国内,类似吴永宁从事的爬楼、高空玩平衡车等运动却长期处于“野蛮生长、毫无保护”的状态。互联网的发展让这些“圈子运动”有了更方便的展示“舞台”。

责任编辑:张岩

  来源:贵州都市报

  而纵观吴永宁的“极限运动经历”,2017年2月10日他发布的第一条关于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显然是个重要的节点。之前,吴永宁只是一名群演,但在这个圈子里,要获得关注度实在太难了。可自从他在10楼边缘玩平衡车的视频发布后,就得到了众多网友的惊呼赞叹,收到了130多元的打赏。从此后,他开始频繁更新各种挑战极限的视频。”

关键字 : 客服直播平台坠亡

责任编辑:张玉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官网发布于人文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开始在网络上发布各种高空挑战的视频,贵阳女

关键词:

上一篇:▲图片来源,手机访客营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