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82%的财富都流向了最富有的1%的群体,对群众

作者: 政治时事  发布:2019-11-08

  原标题:女生暑假狂减42斤变校园女神 惊呆室友收获爱情

  原标题:全球每两天诞生一位亿万富豪,82%财富流向1%人口

  原标题:“村霸”倒了 村民笑了

  江西南昌豫章师范学院的女大学生小罗,利用暑假两个月狂减42斤,体重从130多斤减到88斤,暑期结束后返校惊呆室友。

  2017年,全球贫富差距只增未减。

  ——严厉打击“村霸”、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之一

  小罗说,自己大二大三时是最胖的时候,体重达到了130多斤。

  1月22日,国际援助与发展组织乐施会(Oxfam)发布最新报告《请回报劳动,不要酬谢财富》(Reward Work, Not Wealth)称,2017年,全球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其中,全球最富有的42人所掌握的财富总额等于全球最贫困的37亿人所拥有的财富。与此同时,全球82%的财富都流向了最富有的1%的群体。

  本报记者 袁海涛 通讯员 甘艳 徐卫香

图片 1

  乐施会发布的这一最新报告恰逢全球最有权势的人物即将齐聚瑞士达沃斯峰会。乐施会呼吁各国关注贫困人群,缩小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不能让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1月19日,齐天庙村村民在观看村务公开栏。

图片 2

  造富速度加剧

  对村财巧取豪夺,对群众敲诈勒索,“村霸”的一言一行,不仅视纪法为无物,更被群众深恶痛绝。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指出,要把惩治基层腐败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保护伞”。从今天起,本报将刊发系列报道,介绍各地严厉打击“村霸”,坚决查处背后的“保护伞”,加强基层组织建设,铲除其滋生土壤的有力举措,敬请关注。——编者

  自己所读的专业有辅修体育,有一些专业的动作都无法完成。

  尽管贫富差距的存在不是一个新现象,但是乐施会在报告中指出,2016年3月至2017年3月之间,亿万富豪的人数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增长。乐施会的数据显示,去年平均每两天就诞生一位亿万富豪。

  进入新年,湖南省长沙市寒气逼人。但对于该市望城区齐天庙村的群众来说,这个冬天却多了一份暖意。因为,横行乡里多年的“村霸”——村委会原主任罗英俊倒了!

图片 3

  与此同时,自2010年起,亿万富豪的财富每年平均增长13%,比普通工人工资增长快6倍,后者的工资年均增长率仅为2%。乐施会在报告中举例道,一位就职于世界五大时尚品牌公司的CEO每4天的工资,就相当于一名孟加拉国制衣女工一辈子所能挣到的钱。在美国,只需要花1天多的时间,一名CEO就能赚到一名普通工人一整年的工资额。

  “大家都怕死他了,谁得罪了他,走路都要小心。”提起罗英俊,当地村民对他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恨在心里。2017年年底,罗英俊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目前,其预备党员资格已被取消,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线索移送至司法机关。同时,他已辞去齐天庙村委会主任职务。

  甚至还遭到了同宿舍闺蜜的嫌弃:“你怎么这么胖啊。”

  对于去年全球范围内亿万富豪诞生的速度如此之快,乐施会认为,全球股市的抢眼表现功不可没。以美股为例,2017年,道琼斯指数在短短12个月时间里连续跨越了五个1000点关口。据Market Data Group提供的数据,2017年是道指在一年之中跨越1000点的次数最多的一次。纵观全年,标准普尔500指数、道琼斯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分别上涨19.4%、25.1%和28.2%。

  擅用公款修“私路”

图片 4

  在牛市带动下,全球首富的位置也出现了更迭。得益于华尔街牛市,在2017年前10天,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的财富就激增60亿美元。2017年,贝佐斯身价高达902亿美元,超过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登顶世界首富。

  “从村主干道到泉塘组的那条路有点绕,干脆另外修一条,上次那笔5万元的扶贫资金用来修这条路正好。”

  小罗一直和闺蜜说,等我瘦下来吓死你。

  除了股市的推动,乐施会认为,企业牺牲工人工资和工作条件、对政府政策制定的过度影响、为了给股东和企业老板最大回报、无限压低企业成本等因素都使得财富精英加速积累财富。

  2016年4月,齐天庙村争取到一笔5万元扶贫资金用于村级道路建设。时任齐天庙村委会主任的罗英俊,没通过村“两委”会议和村民代表大会,擅自做主将这笔资金用于新修一条从村主干道到他家门口的近道。

  于是,小罗利用暑假两个月的时间,每天跑步5~7公里,多的时候10公里。

  国际乐施会总干事温妮·拜安伊玛(Winnie Byanyima)表示:“亿万富豪的激增并不意味着经济繁荣,而恰恰是经济体系失败的表现。受剥削的正是那些为我们生产衣服、组装手机、种植粮食的工人,剥削他们才能确保廉价商品的稳定供应,进而增加企业和亿万富豪投资者的利润。”

  “一己私利,就为了他家进出方便……”对于罗英俊的霸道作风,村民很是反感。

图片 5

  支招三大举措

  “我已经叫李某某来修这条路了,他正在搞。”罗英俊擅自决定将该工程交给“自己人”干,仅象征性地“通知”村党支部书记余某某。

图片 6

  一方面,亿万富豪如此快速的涌现,另一方面,依旧有几十亿人口挣扎在贫困线上,乐施会在报告中将这一现象形容为“不可接受”与“不可持续”的。乐施会希望在即将举行的达沃斯论坛上,各国领导人能正视不断扩大的贫困差距这一现状,并采取具体的措施帮助全体民众,而不是服务少数“幸运儿”。

  “李某某是个常年吸毒人员,也是村里名副其实的一霸。”平日里,罗英俊总是将几个蛮横、爱闹事的无赖纠集在一起称兄道弟,这个李某某就是罗英俊结交的“兄弟”之一。罗英俊当上村委会主任之后,李某某承包了不少村级道路硬化工程。李某某对于与其意见相左或稍有矛盾的村民,时常采用打骂加威胁的“高压手段”,“不听话的,就想办法让他听话”。

  用科学健康的方式,从130斤减到了88斤,成功瘦身!

  乐施会针对10个国家7万人的最新调查显示,有近2/3的受访者认为贫富差距亟待解决。“很难找到哪位政治或商业领袖会说他们不担心不平等问题,但要找到真正付诸行动改变现状的人就很难。相反,很多人正继续通过避税和剥夺劳动权利等行为,让情况变得更糟糕。”拜安伊玛说。

  “这个交给李某某来搞,只怕又要出事了。”果不其然,在工程建设过程中,多次发生打架斗殴和群众上访。动工之初,有村民认为“有一条路了,再修一条路还占用农田”而反对修路,便遭到李某某的人身威胁。2016年6月,因工程未经村“两委”集体决策,该村党支部书记余某某未及时同意付给李某某工程款,李某某喝酒之后,打砸村部并动手殴打余某某。2016年11月,罗英俊带人对公路进行验收,村民罗某某怀疑验收作假,进行复尺丈量,李某某威胁并殴打罗某某。后经再次组织验收,发现存在虚报工程量50立方米,7万元的结算款中就虚增了造价1.7万元。

图片 7

  对于如何缩小贫富差距,乐施会在报告中提出了3点建议。

  “一路三吃”耍花样

  瘦下来的小罗让闺蜜大吃一惊:“我的妈呀,这还是你吗!”

  首先,限制给公司股东和高管的回报,确保所有工人都能获得“生活保障”工资,让他们可以体面地生活。比如,在尼日利亚,法定的最低工资要翻两番,才能达到体面生活的标准。

  “事实上,没担任村委会主任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弄虚作假,目无法纪了。”据执纪审查人员介绍,经查,2006年至2009年间,罗英俊利用亲属的名义违规新建3栋别墅卖给3户外来非农户,并于2009年以修建别墅配套道路设施名义收取3户12万元公路硬化款,用于承建从村主干道通往别墅的泉塘公路硬化工程。2010年,罗英俊隐瞒私自收取12万元公路硬化款的事实,又以此从村上“光明正大”领取上级公路专项补助资金13.2万元。

图片 8

  其次,消除性别工资差距,保护女性劳动者的权利。在全球,无论是企业高管还是普通制衣工人,女性的报酬一直都比男性低,并且常常从事工资最低、最不安全的工作。即便在亿万富豪群体中,每10位亿万富豪中,只有1位是女性。乐施会认为,按目前全球两性经济差距的改变速度,要达到男性与女性之间报酬和就业机会均等,需要217年的时间。

  “他把整个村搞得乌烟瘴气!”据当地村民介绍,在2011年4月刚当选村委会主任时,罗英俊便上演了一出“许愿”的闹剧——他私自做主通告全村村民“先修路,后找村委会补偿”,由此村民们开始大面积个人出资修“入户路”,导致之后大量垫资修路的村民找村委会索要工程款。

图片 9

  第三,通过征收较高的税收和打击逃税行为,确保富人缴纳公平份额的税款,以增加医疗保健和教育等公共服务的支出。据乐施会估算,全球只要对亿万富豪的财产征收1.5%的税收,就足够支付世界上每一名儿童上学的费用。

  迫于无奈,2014年初,齐天庙村“两委”集体决定,将2011年至2013年以来村上新修建的水泥硬化公路进行统一收方。对此,罗英俊又动起了“歪脑筋”,利用村委会主任的职务便利,在村级事务中推行个人意志,强行将自己2009年承建的泉塘公路硬化工程纳入统一收方范围。工程结算后,罗英俊于2014年6月和2017年3月,两次从村集体获取非法所得共计4万元。目前,齐天庙村尚“欠”他55280元。

  减肥之后她向一个男孩告白成功。她有个心愿,希望穿上婚纱拍照,没想到,男友给她偷偷预定了婚纱艺术照,真是幸福爆棚。

  对于特朗普税改,乐施会在去年年中的报告中提到,税改执行,可能导致不平等现象进一步加剧,使美国在缓解社会不平等方面掉落至与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相同的水平。针对特朗普税改下调美国企业税并对海外回流利润征税的具体举措,乐施会认为,这只会损害中小企业以及扶贫措施,受益的只有大企业,“很多社会支出不成比例地让富人受益,而类似医疗补贴这样的穷人福利可能很快被大幅削减,从而让数百万人失去保障。”

  “一条泉塘公路三种吃法,修路成本才10多万元,而罗英俊私自收取公路硬化款12万元,领取上级补助资金13.2万元,再到非法所得4万元,让村里还‘欠’他5万多元。”一步步揭开罗英俊的所作所为,执纪审查人员也震惊不已,“这种无计划、无预算、无资金来源的盲目修路,让齐天庙村亏损几百万元,使得原本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更加恶化。”

图片 10

责任编辑:张玉

  不给钱就不给通电

图片 11

关键字 : 亿万富豪税改贫富差距

  “没有按他的要求交纳环境卫生管理费,就被停了两次电,只能妥协呀。”罗英俊的霸道作风,让当地企业也叫苦不迭。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已经开始心痒痒了? 

我要反馈

  “你们施工对环境造成了污染,必须交环境卫生管理费,一分都不能少。”2014年下半年,罗英俊多次打电话向该村承包一幼儿园建设的建筑企业索要环境卫生管理费2万元。

本文由广东快乐十分官网发布于政治时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82%的财富都流向了最富有的1%的群体,对群众

关键词: